松山中国語アカデミー [公式ブログ]


by 欧凌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カテゴリ:新作漢詩( 5 )

随笔

前些日子到上海,受到两位朋友的热情款待,
吃好了也玩儿好了,感觉特别舒心。
这两位朋友一位是从小玩到大的老朋友,
一位是大学同窗。
他们俩有个共同特点,就是已经立业,成为独挡一方的老总。
而且他们都很年轻,才刚刚三十出头。
十年巨变,切肤可感。
城市里年轻的脉动越来越有力,
轮廓也愈加臻于完善。
他们便是这里的主人。
看着他们自信的微笑,
看着他们公司更加年轻的员工们忙碌的身影,
我很长一段时间感觉非常地失落。
不在十年,得到了些什么?
又错过了些什么?
今后,又是否能够挽回些什么?
[PR]
by ouling | 2010-02-07 17:05 | 新作漢詩

读莫邦富博文有感

莫先生的大名早有耳闻,近日偶然在凤凰博报上发现了先生的博文,
于是便一口气读完了近年内上载的几乎所有文章,感触良深!
甚至很有相见恨晚之意。

对我们这群七八十年代生人,莫先生是当之无愧的父辈。
读罢先生的文章,其犀利的嬉笑怒骂十分发人深省。
海外华人,特别是旅日华人,是怎样一种存在?
他们仅仅是为了存在而存在?还是为了某种延续而存在?
如果是后者,又应该为怎样的延续而存在?

自来日以后成天忙活着自己的小生活,
几乎从来未曾思考过如此严肃的问题。
时至今日,是先生一语惊醒梦中人:
“海外中国人要活出自信来!”
对我来说,如果没有任何的激励,这件事做起来相当的难!
这些年来或多或少虽然感觉到了稍许的自信,
但要达到先生那种布衣亦坦然的心境,何其之难!

此后我想我得好好规划一下未来的道路,
因为我也很想大胆分享一下先生的那份洋溢的自信。
没有比活得自信更让人向往的活法了。
[PR]
by ouling | 2009-09-24 21:38 | 新作漢詩

日食

昨日晨重庆的老爸打来电话,问我这里是否看得到日食。
当时天气阴翳,之前也没听说过爱媛可以观测得到,所以一直没抱希望。

今日在网上问候老妈,她兴高采烈地说日食好看极了。
几百年一遇的天狗食日,错过了真是可惜。

父母在自家阳台上看到了从始至终的一幕。
全日食的几分钟,太阳像条宝石项链。
天一下子黑了,连气温也下降了七八度,
楼层的很多窗子都亮了起来,到处一片唏嘘。
据说重庆动物园的大熊猫们也很喜剧,
以为天黑了,全都跑回家睡觉觉去了。
真是可爱。

听老妈这样一说,我真是觉得很遗憾。
或许今生都再难亲眼见到了。
[PR]
by ouling | 2009-07-23 11:05 | 新作漢詩

深夜幽灵

8点半陪孩子睡觉没想到自己倒迷糊着先睡着了。
12点猛地醒来,做做家事,准备一下明早的面包,于是便再也睡不着了。
翻来覆去地想了很多事儿,就是抓不住重点。
所以干脆起来,打开电脑让电脑帮忙思考一下这段时间的功过是非。

一直感觉很忙,白天独处的几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。
可看看成果,微乎其微,几乎有些让人泄气。
但终归不是一点成就感也没有,所以还是应该感觉欣慰吧。
凡事都是开头难!相信走上轨道后会越来越轻松。
至少留有这样一点点幻想比较好。

算了,也不用再写多少,反正一个人能做的事总是有限的。
想得太多并不一定有什么益处。思伤脾嘛。
最重要的是心情,心为君主之官,保持心气畅通是健康的根本。
而健康是所有的根本。失了健康一切都是空谈。
所以,深夜幽灵应该睡觉!呵呵。
终于言归正传了。
晚安!
[PR]
by ouling | 2009-07-03 02:44 | 新作漢詩

五月花

五月花

去年种下的小小石榴树,在这艳阳的五月末,
竟然开出了一小朵灿烂之极的红花儿。
粉嫩的蕊黄、柔弱的花瓣,乖巧地躲在一丛新绿之中。
每次浇水都是百看不厌。
连初春的樱花都没让我这么欣喜过。

曾记得有一首名叫《石榴花开》的歌,
歌词早就不记得了,只隐隐的旋律还偶尔萦绕脑中,
记忆里的曲子所蕴藏的情愫竟与此刻的心境不谋而合。
呵呵,石榴花开~

花坛里的各色蔷薇、红瞿麦也正争芳斗艳,
每日午后出门等孩子回家的时候也就是跟它们作伴的时候。
修剪一下开败的花朵,期待着又一个新花蕾的成长。

想想去年冬天,它们曾经那么的不起眼。
红瞿麦小得跟野草似的,
石榴树更是只剩了光秃秃的枝干,甚至于看不到生命的迹象。
而今,所有的生命都在生发蓬勃,
仿佛内里都有用不完的能量,在永不停歇地汩汩冒出。

《内经》有云:“春三月,此谓发陈。天地俱生,万物以荣。”
春乃志生之时节,要生而勿杀,要予而勿夺,要赏而勿罚。
年过三十,在为人之母数载之后的今天,
终于弄懂了这些话的含义。
春便是生长便是给予,就像这些娇艳的五月花,
它们的存在不是为了奢求什么,而是为了孕育,给予下一代以生命。
虽然四季轮回,它们终究会香消玉损,
但其芳泽已获得另一种形式的继承,无所谓遗憾。
[PR]
by ouling | 2009-05-29 23:39 | 新作漢詩